回忆

​ 无聊刷知乎的时候看到了这个问题:如何评价诸如《黑客 X 档案》、《非安全黑客手册》和《黑客防线》之类的杂志或读物?回忆起自己年少时与计算机的种种经历,不禁哑然失笑。谁能想到我大学会进入到信息安全专业呢?冥冥之中,似乎有种力量让我和计算机结下了不解之缘。

​ 还记得上小学三年级时学校正式开设计算机相关的课程,当时学校电脑的操作系统还是 Windows 98。刚开始的时候玩雷电,后来玩红色警戒打的不亦乐乎。那时的电脑里也有很多病毒,我就很喜欢我就很喜欢下一个江民杀毒看它杀病毒的特效。五年级的时候接触到一本关于注册表的书,名字我有些不记得了。这本书让我对 Windows 的某些方面有了一个初步的了解,比如软件通过注册表注册键值可以实现相应的功能什么的。这对于一个孩子来讲就已经很有意思了啊。学校除了教简单的 Office 操作之外,我记得还有机器人编程,可惜当时的我懵懵懂懂,那时的知识已经没有什么记忆了。

​ 到了初中,貌似是甲型 H1N1 病毒发作的那段日子,我也有些发烧,每天上午第二节课去医院挂吊瓶。那时我开始买各种报纸杂志,比如国防时报、参考消息、读者、意林什么的。某一天等车的时候在路边报纸摊上买到了电脑报,从此一发不可收拾,后来的电脑报几乎期期必买。当时好像是 intel Core i 系列第一代和 GTX4xx 系列刚刚出现,报纸上有各种显卡/CPU的评测。我还记得报纸上有一版专门是各种硬件(包括CPU/内存/显卡/主板/机箱。电源/……)的市场价格。那时我家电脑还是老旧的奔腾D和 Geforce 7300GT,而我也在幻想着如果我家重新配置一台电脑该有什么样的配置。我从最低端的 3000+ 到想象中的顶级配置都列了一个表格,月月更新。然而家长们对电脑没有什么需求,这台老机子撑到了我把它玩♂坏那一天。

​ 初中的我就有些开始不太爱说话而显得内向了。在学校每天下课就是看杂志看报纸,每到周末或者是放学晚上坐快一个多小时的公交车(不是路程远,是交通拥堵)去南岗上补习班。除了学习之外,报纸和杂志算是我唯一的精神寄托了。也是在买电脑报的第二年,我接触了黑客X档案。如果我没记错的话,我买的第一期是 2010 年的 7/8 月合刊,售价 19 元。

​ 当然啦,以我当时的水平几乎是什么也看不懂的(尤其是后半部分),大多数时间我是把它们当成故事在看的。黑X的确是小白福音,很多有趣的东西我在老电脑上也操作过。现在想想那时候真是脚本小子幸福的时代。不说 0day,就算是 1day 也没什么人想修补。通过搜索引擎就能找到大量有漏洞的网站。也因如此,这本杂志的前半部分我看得津津有味,而后半部分却没怎么认真看过。等到大学我开始接触相关知识的时候,才意识到后半部分究竟是在讲啥。

​ 黑X中间也时常夹杂着一些前辈们写给后辈的话和情感故事,我还记得有一期《写给那些愿意继续学下去的人》最后写道:“希望每个人心中的 impossible 变成 I’m possible,浮者自浮,沉者自沉。”不好说我从黑X中得到了什么,但它的确是陪我度过了初中生活。那时的青春懵懂,到现在也只能化作一声叹息。

​ “世界总是说你说我,难道就因为我可以直接敲打它的心窝”。这是《黑客独白》里的一句歌词。小时候我也曾经向往过黑客。看到凯文·米特尼克的故事也会发自内心的崇拜。不过到了高中兴趣转换,再加上家长不希望我“玩”电脑,X档案停刊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接触过计算机安全相关的知识了。其实直到专业确定之前,我都没有以为我会进入到我曾经向往的这一行业。

​ 回忆杀到此结束,大学中的 CTF 涉及面的确相当广泛,让我学到了很多很多东西,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。我也希望在未来成为一个优秀的安全人员。也算是不忘初心了吧~

文章作者: 40m41h42t
文章链接: http://qrzbing.cn/2019/01/30/回忆/
版权声明: 本博客所有文章除特别声明外,均采用 CC BY-NC-SA 4.0 许可协议。转载请注明来自 QRZ's Blog